愛尚小說網->穿越->明帝國的崛起->章節

第六百一十九章 沖突(上)

熱門推薦:恐怖街區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都市特種兵地球唯一修士啟示之刃全職國醫隱婚萌妻寵上癮無賴天尊超級兵王飼養全人類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美食鎮從元宵節的放火**中恢復過來。管委會對勾欄、瓦舍三條街給了一些資金支持,幫助他們在報紙上打廣告、打折促銷。

而被燒毀的五間店鋪包括李幽所有的店鋪都已經在重新修建,至此已經修建的七七八八。

按照大明京師如今的基建速度,哪里需要拖拖拉拉一個月的時間?而是張昭前段時間注意力在“樞密院”,美食鎮這里陳夕鳳不久前才得他的準信開工重建。

高達三層的知行酒樓中,文學報總編李夢陽在三樓的雅間中飲酒。身邊跟著他的老仆。在老仆的指點下,他這個位置拿著望遠鏡可以清晰的看到數名橫行無忌的壽齡候府仆人已經在勾欄中街上的院落里竄來竄去。

“真是愚蠢!自古以來就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他區區一個勛戚,還想讓京師的百姓閉嘴?也不想想這十幾年他壽齡侯府的名聲臭成什么樣?”

李夢陽喝著酒,八仙桌上擱著一只望遠鏡,嘴角帶著不屑。

他不僅僅是一個文學家,現在更是《文學報》的主編。對信息傳播還是有一些心得的。

像壽齡侯這種名聲不好的,魚肉百姓的權貴,家里有點骯臟事,百姓其實很樂意傳一傳他們的丑事,這其實也是一種對這些權貴們不滿的發泄。

他預感到美食鎮這里會出事,所以每天專程過來看熱鬧。

美食鎮這里的主體區域就是知行酒樓所在的美食街,呈兩縱兩橫的“井”字格局。這里有大量的酒樓、飯店,茶館。

還有各種能滿足美食鎮約十萬人日常需求的商鋪如:米店、肉鋪、布店、煤炭鋪子等點綴在其間。

而這并非整個美食鎮全部的精華區域。在美食街的東面街道是東樓和綠綺樓,各自占地約百畝。其間樓閣林立,軒館無數。倚紅偎翠,歌姬美人于其間。實是京師第一流的享樂去處。

再往東的街道才是繁華熱鬧的“勾欄瓦舍”東、中、西三條街。

這三塊大的區域加在一起,街道交錯縱橫,商鋪百肆雜陳,酒樓歌館遍設,瓦舍勾欄云集,組成一個極其繁華的區域。

每日里都是街上人流密集。

壽齡侯府的大管家張寶帶著壽齡侯府的仆人在勾欄街的中街去亂竄,見著有人議論府里的老夫人就上去喝幾句。

“瑪德,我們侯府的老夫人也是你背后能嚼舌頭的?”

“是,是!

“大管家,這里還有一個。他剛才說的正起勁。說老夫人每晚要兩個年輕的俊男相陪才能入睡。而且還要含著…”很明顯,謠言在傳播的過程中已經走樣。那仆人都不敢把剩下的話說出來。

“叫過來!”

張寶氣的火冒三丈,逮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就是幾巴掌甩過去,“啪啪啪!”,怒喝道:“王八羔子,你他么不想活了是不是?”

被張寶打的正是正月元宵那天被壽齡候府王管事強買強賣的“燕記”東家燕濱。他在真理報上看到美食鎮管委會的申明,本來已經打算憋屈的離開京師,又趕緊回來,果然在管委會處拿到承諾,他的店鋪依舊歸他。而賣店鋪的四十元交給管委會。由管委會和壽齡侯府交涉。他不用管。

這不,因店鋪還沒修繕好。他除了去安慰受傷的伙計,就是在街面上聽戲看曲。在偶爾聽到一次金夫人的流言,他自是賣力的宣揚起來。畢竟,他對壽齡侯那是恨之入骨。

幾巴掌下去,燕濱被打的臉紅腫起來。心里憤恨,但是臉上不敢表露出來。

張寶用手戳著他的胸口,滿臉戾氣的道:“怎么不敢作聲了?你膽子不小!”

說著,對勾欄里看著的人群,四面八方的拱拱手,道:“各位老少爺們都聽著的。此人出言不遜,侮辱我們府里的老夫人。我們這些做下人的沒道理聽見后不管。大家伙兒說是不是?”

四周鴉雀無聲。

張寶心里很爽,這就是本朝第一勛戚府在京中的威風,冷哼一聲,揮手道:“走,送他去見官。叫縣太爺打他的板子!

燕濱恨意歸恨意,但其實是個膽小的生意人,否則他也不至于被王管事一壓就立即到服軟,這是給嚇的尿出來。劇烈的掙扎起來,紅腫著臉喊道:“我錯了。這位老爺,求你饒了我吧!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張寶和帶著十幾個青壯一起笑起來,“哈哈!彼麄冞@些人的努力還是有效果的。

就在這時,外頭院子里走進來七八名帶著煞氣的青壯。為首的是一名疤臉漢子。

時間往前推十幾分鐘。

李夢陽都猜道到美食鎮這里會出事,作為布局者張昭豈能沒準備?他這兩天把“雜事”忙完,就在美食街西的一棟六層高的小別墅里休憩。

身邊是陳雅靜、薛云夢、慕容雪、可兒四個各具風情的大美人跟著他。數天過去又是周末。慕容雪自然空閑下來。她在,可兒這風情萬種的花魁小娘自然也跟著。

張昭正在三樓的棋牌室里和幾個大美人搓麻將。一名小丫鬟快步跑進來,脆生生的開口道:“少爺,陳姨娘派人來通知:壽齡候府的人來美食鎮了!

張昭正在【愛尚小說 更新快】摟著陳雅靜在摸牌,身段玲瓏嬌小的小靜依偎在他懷中香氣縈繞,十分愜意。他頭都沒回,笑著道:“你出去回三個字:動手吧!”

小丫鬟趕緊應聲去了。

坐在張昭對面嫻靜明雅二九年華的大美人薛云夢輕語道:“老爺,沒事吧?”她善解人意。

張昭一身水藍色的長衫,明俊秀逸,身姿挺拔,從容自若的笑道:“夢兒,不用擔心。這些腌漬事就不說給你們聽。我們繼續吧。等會就會有結果傳來!

中街的“有聲有色”勾欄之中。隨著外面庭院里走進來七八名氣勢睥睨的青壯,四周本來被張寶震懾的百姓頓時一陣微微的騷動。

已經有人認出來,這是美食鎮管委會下屬的護衛隊。平常在美食鎮幫著警察局負責維護治安什么的。薪水是由管委會下發。人員成分基本都是新軍營的傷殘退伍士卒。

進來的這幾人,年齡大的有四十多歲,年齡小的也就二十歲左右。一個個穿著普通百姓在春季的裝束:短褂,長褲,穿著草鞋。眼神很漠然帶著煞氣。

為首的疤臉中年漢子,腰間跨著一把短刀,邁過門檻,一眼就看到大廳中人群目光的焦點:張寶,還有被架著挨打的燕濱。冷著臉道:“你是壽齡侯府的下人?”

“喂,那漢子,你特么說話客氣點。這是我們大管家!

“我們已經在報上上刊登過聲明,不歡迎壽齡候府的人來美食鎮。今天既然來了,就不要回去了。敢砸我們的飯碗,那就把命留下來。拿下!”

疤臉漢子爆喝一聲,帶頭上前,身后七八人如狼似虎的撲上去。

相鄰小說:打穿西游的唐僧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筆聊齋大宋第一狀元郎俺們村里有妖怪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法爺永遠是你大爺吾乃游戲神戰國趙為帝死靈神話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