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壯士,干了這碗雞湯->章節

第0202章 接機

熱門推薦: 殺手醫生都市行 超級兵王 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 無賴天尊 啟示之刃 重生之黑暗紀元 超級大中華 全職國醫 飼養全人類 隱婚萌妻寵上癮

下午4:00,深市,國際機場。

紀學鋒穿著休閑的t恤,在機場外,戴著一副大墨鏡,靜候著。

雙手插在褲兜里,倚靠在一根柱子上,腳有節奏地抖著。

不時看了一眼機場出口,看一下顯示屏上,從馬爾代夫飛往深市的航班。

他在等人,毋庸置疑,等著克莉絲汀從馬爾代夫回來。

等人,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即使他剛到機場不過半小時,但感覺像過了一個世紀似的。

所以,紀學鋒本身并不怎么喜歡等人,因為等人的過程,過于煎熬。

他取出耳機,將耳機插在手機空,點開“酷狗”音樂app,聽著歌,他喜歡聽歌。

而且不挑剔,只要好聽的歌,他都聽。

所謂好聽的歌,可能也是和各人口味不一樣吧。

像紀學鋒,頗為喜歡海豚音,諸如張靚穎、鄧紫棋之類的歌,他還是比較喜歡的。

本身他對音樂也沒有多少細胞,可能也就是找那些比較喜歡的調調,覺得好聽,就會一遍遍地聽。

…………

…………

“砰!”

“砰!”

照面兩拳,左右開弓,直勾勾打在了門衛的面門上,鼻梁都都給打歪了。

或者說,兩名門衛根本連紀學鋒是怎么出手都沒有看清,已經被兩拳撂倒在地上。

紀學鋒蹲下身子,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擰著門衛的脖子,嘴角泛起一絲陰寒的笑容,“難道你們沒有聽說過一句古話,好狗不擋道么?”

抬起兩名門衛的脖子,“咔嚓”砸在了地面上,立即將門衛擊暈。

紀學鋒站起身,拍了拍手,踢了兩腳躺在地上像死豬一樣的門衛,“這樣的角色,當門衛,哼!”

大踏步走進了冰泉山莊。

一進去,環顧了一下周圍環境,臥槽,真特么夠大,不愧是土豪聚集地。

一座聳立的別墅式樓閣,旁邊是亭臺軒榭,不遠處是一片綠草如茵的高爾夫球場。

而這座復式的豪華別墅,看來是休閑娛樂的場所了。

紀學鋒沒心情欣賞冰泉山莊的風景,徑直走向了別墅的大門。

站立在大門口,一左一右,衣著西裝革履,有點像好萊塢電影里那些保鏢服飾。

高大威猛,還戴著墨鏡。

一看就知道,這里的逼格不低,即使進來,若是不熟,只怕也是混不進去。

紀學鋒管不了那么多,尤其是當他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特殊的技能,比如在出租屋能夠將打死的人化作煙塵消失,一拳撂倒門衛。

他已經感受到了來自體內那股源源不斷涌動的力量了。

現在,他不僅相信被雷劈之后,獲得了修真版微信,更是相信他體內蘊藏著一些神秘的力量。

這種力量或許就是所謂修真者的力量吧!

但在還沒有確切答案之前,他也不敢確定。

只是,今天闖進冰泉山莊,救出琳琳覃琳,綽綽有余。

有了這么一股強烈的意念,紀學鋒更是肆無忌憚,大步走向大門。

“先生,請出示您的vip卡!”

站在大門左右保鏢伸手攔住了紀學鋒的去路,抬手請他出示vip卡。

這么說,要進入冰泉山莊休閑娛樂場所,需要有特殊的vip卡。

紀學鋒嬉皮笑臉的,對兩名保鏢點了點頭,“啊,什么vip卡?我是來找你們老大方旭的?!?/p>

兩名保鏢面色斂聚,禮貌地微微一笑,“先生,這是出入冰泉山莊的規矩?!?/p>

“規矩?你們出入證是vip,在我看來,你們老大方旭就是個屁!”紀學鋒陰冷一笑,他出手了。

閃電般的出手,擊打在了兩名保鏢的脖子大動脈位置,出手無論速度,還是準度,那是絕對沒得說。

紀學鋒并不想多殺戮,所以,進入冰泉山莊,都只是放倒守衛。

擊暈兩名保鏢,從其中一名保鏢的西服口袋里取出了門卡,刷了一下,然后,進入了屋子內。

我去!

真奢華!

一進屋子,紀學鋒傻眼了,滿屋子的人,吵雜的音響,震撼的現場,燈光閃爍,群魔亂舞。

這進門的地方正是酒吧布局,紀學鋒對這種場面早已不陌生。

但舉目望去,這里的布局可非同一般,都是高檔的設備。

那些在舞池中亂舞的人,身材高挑、頎長大白腿、穿得還很暴露,扭動著令人血脈噴張的腰肢,而在這些“狐貍”的周圍,有著不同裝扮的男人。

那些男人們陶醉在聲色酒氣中,與那些“狐貍”扭動跳舞。

這種場景,只有在電影里,那些高檔的場所,才有這樣的效果。

服務人員端著托盤,有調好的各式各樣的酒,各種洋酒、雞尾酒,也有啤酒、白酒,應有盡有。

那些玩累的人,順手從服務生的托盤上取過一杯酒,與心儀的姑娘對酌。

紀學鋒略微掃了一圈,換作平時,有這樣高檔的酒吧,他必然會穿梭進入舞池,畢竟,這樣都是模特級別的妞,是一般酒吧不會有的。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況且是男人,對于男人,十個有九個好色,不好色那個多半是不正常的。

男兒本色,色之一字,也是對男人的真實寫照。

他繞過這一處群魔亂舞的酒吧舞池,閃身避開,進入里屋。

“杠!”

“碰!”

“東方……”

“哈哈哈,杠上開花,胡了?!?/p>

里屋是賭場,一陣喧鬧的打麻將的聲音傳來,紀學鋒透過明亮的玻璃門,看見里屋吞云吐霧,奇怪的是,這些打麻將的多是男人,而且每一個男人腿上都坐著一位姿態萬千的妞。

而那些衣著暴露的妞深陷的溝壑處,塞滿了花花綠綠的票子。

靠!

有錢人真會玩,這賭的方式當然是別具一格,一邊桌子上揮金如土,一邊贏了錢,往那些姑娘的胸口塞鈔票,順手捏幾把那些姑娘的身體。

每一個打麻將的嘴里叼著一支大雪茄,深吸一口,然后,慢慢吐出煙圈。

煙圈緩緩升起,繚繞在空氣中。

可能紀學鋒的行蹤有些詭異,被巡邏的保鏢盯上了,幾名西裝革履的保鏢從前后左右包抄過來,以絕對強盛的氣勢,想要壓倒紀學鋒,并且亮出了電棍。

“兄弟,請問你找誰?”這保鏢依舊是象征性地禮貌問了一聲。

紀學鋒處變不驚,淡然一笑,“我想找你們羅老大?!?/p>

“請出示你的vip卡!”其中一名保鏢伸手過來,要紀學鋒拿出vip卡。

其余幾名保鏢形成掎角之勢,將紀學鋒團團圍住。

紀學鋒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你們帶我去見你們羅老大就可以了,我有要事找他?!?/p>

“兄弟,別為難我們,請配合我們的安全檢查?!?/p>

“依我看,他根本就是別有所圖,我盯他很久了,一進門就鬼鬼祟祟的?!绷硗庖幻gS露出了兇神惡煞的眼神。

紀學鋒心里暗道,去你娘的鬼鬼祟祟,老子進門就大大方方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送你們一份見面禮!”

幾乎都是刁鉆的出手動作,一招一式都不多余,幾名保鏢還沒反應過來,紀學鋒拳打腳踢,全部撂倒。

最后,擰著其中一名保鏢,厲聲吼道:“你tmd不想死,就給我放老實一點,關押覃琳的冰窖在什么地方,說!”

這名保鏢只怕在冰泉山莊也是待得夠久的了,從來沒有遇上這么快準狠的角色,一上來二話不說就開打的,早嚇得臉都綠了,“在……在地下室!”

“少特么廢話,帶路!”

那名保鏢沒轍,只好帶著紀學鋒,繞過幾道走廊,來到電梯間,進入電梯,直通地下室。

地下室一共兩層,電梯停在地下二層。

建筑倒也不復雜,地下室除了一些停車位,簡潔的就是幾間冰窖。

冰窖有些昏暗,也有人看守,不過,紀學鋒制服了那名保鏢帶路,也沒有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來到冰窖的門口,對著兩名西裝革履的看守說了幾句,大概意思是老大方旭要帶那妞去,也就放紀學鋒和那名保鏢進入冰窖了。

冰窖中透著一股刺骨的寒意,只見角落里覃琳被凍得嘴唇蒼白,原本就柔弱的身子,在這冰窖中更是凍得不成樣子。

紀學鋒揪心一痛,箭步上前,“琳琳……”

覃琳已經有點意識模糊了,渾身瑟瑟發抖,“雷……達,你怎么來了?”

“別說話,我帶你回去!”紀學鋒一把將覃琳抱起來,剛欲一出門,誰知,警報“嘟嘟嘟”地響了起來。

原來,那名保鏢悄悄按下了警報器,這時,地下室,一下子涌入了十余名保鏢,將冰窖外堵住。

紀學鋒抱著覃琳從冰窖里出來,環視了一圈圍堵過來,盡是西裝革履的保鏢。

“紀學鋒,你……你真傻,你來干什么?”覃琳緊張兮兮的,一看這些都是方旭爪牙,不由得為紀學鋒擔憂起來。

誰知,紀學鋒嘴角露出幾許陰寒的笑意,根本不顧那些圍堵著的保鏢,甚至他們手上拿著警棍,無視地走上前去。

“兄弟們,上,絕不能讓他活著走出冰泉山莊?!?/p>

其中一名保鏢一聲令下,其余的保鏢沖了上來。

紀學鋒眼中掠過一抹陰沉的殺氣,掌心驟然升騰而起那一股烈焰,潔白如雪的梨花,火紅般絢爛的楓葉,縈繞著烈焰,他一雙手,瞬間變成了令人畏懼的“血手”。

所有的保鏢臉上都寫著“好大一棵草”,這特么是什么鬼?綠巨人?雷神?

當然,他們也不會相信這是漫威世界里的超人,仗著他們多年作戰經驗,干掉這么一個瘦弱的男人,確切說,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他們還是很有把握的。

否則,他們也根本不配在冰泉山莊混下去了。

只不過很可惜,他們實在低估了紀學鋒的力量。

甚至,包括紀學鋒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力量會急劇飆升得這么快。

迎著沖上來的保鏢,一拳一個,意念中只有一個字:干!

一拳擊出,轟然化作一團火球般爆裂開去。

尼瑪!

老子這是要逆天么?怎么可以這么吊炸天!

根本不管什么警棍,還是保鏢的肉墻,純粹開了掛一樣,一路碾壓過去。

覃琳也是看傻眼了,紀學鋒是嗑藥了么?怎么這么牛逼?

平時,被人欺負,他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盡管碎碎念,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英勇無敵??!

這簡直和電影里那些超級英雄沒有差別,不,或者說,別那些開掛的超級英雄更!

紀學鋒收起拳頭,側目環掃了一圈,被自己撂倒在地上,橫七豎八的保鏢,臉上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看了一眼懷抱中的覃琳,她瞳孔放大,瞪大了眼睛,盯著自己。

“琳琳,搞定,我們走!”

覃琳點了點頭,依偎在他懷中,瞬間,覺得他形象變得無比高大,仿佛她是衣著盛裝的新娘子,而他是騎著白馬的王子,來迎娶她。

紀學鋒抱著覃琳,走向電梯,準備離去。

“砰!”

背后槍聲響起,一枚子彈破空射來。

紀學鋒劍眉一沉,驟然轉身,凝聚一道氣旋,探手一把抓向那枚射殺而來的子彈。

所有人都傻眼了,就連那位手持左輪手槍的冰泉山莊的主人方旭,都懵逼了。

徒手接子彈?你特么是在逗我么?

子彈的速度快猛,似乎散發著靈動的氣流。

不知為何,紀學鋒看著那子彈射來,速度并沒有多快,最多像一只飛向自己而來的蚊子。

這種感覺讓他輕然一笑,急速出手,伸出食指、中指,硬生生地將子彈夾著接了下來。

對著冒著熱氣的子彈,吹了一口氣,彈飛在地上。

他一雙冰若冰霜的眼睛,犀利無比,看向了方旭。

一位衣著白色西裝的英俊男人,但是一張臉,卻是有些兇惡。

站在方旭身后,是幾名同樣黑色西服的保鏢,身材高大魁梧,一看就知道,這幾位貼身保鏢和看守的巡邏保鏢不是一個級別的。

從冰窖里出來,氣溫變得暖和了很多,覃琳也逐漸恢復了,“紀學鋒,他就是方旭,你可要小心應付,你放我下來?!?/p>

面對方旭,覃琳不由得有些擔心,對紀學鋒囑咐了一句。

將覃琳緩緩放下來,將她護在身后,迎面走上來的方旭,把玩著手里的左輪手槍,哈哈哈朗聲一笑,“小子,我不管你是有什么異能,今天,你休想將你琳琳帶走?!?/p>

顯然,方旭并未被紀學鋒徒手接子彈震住,他對自己的貼身保鏢很有信心。

相關推薦:大師,請收下我的膝蓋北斗鄉關星河極品贅婿某某宿主小心,前方高能三線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