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壯士,干了這碗雞湯->章節

第0024章 不按套路出牌(求投資、收藏)

熱門推薦: 殺手醫生都市行 超級兵王 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 無賴天尊 啟示之刃 重生之黑暗紀元 超級大中華 全職國醫 飼養全人類 隱婚萌妻寵上癮

即使身經百戰的林瑯,都急得有點像熱鍋上的螞蟻,羅莉、李坤也是急得團團轉,那些消防救護人員也不敢冒然上去。

“林隊,這可如何是好,向醫院方面打聽過了,患者甲狀腺功能亢進,身體日漸消瘦,已經住院很長時間了,他身體已經很虛弱了,萬一一個閃失,護士都會沒命,他這樣與護士僵持下去,不是辦法??!”羅莉面色焦慮地問說。

紀學鋒猶豫了一下,懶得和林瑯、羅莉嗦,他看了一下情形,撒開腿,朝著住院部沖了過去。

“林隊,他……他……又想干什么?”羅莉看見紀學鋒跑向住院部,指著他,一臉懵。

林瑯皺了皺眉,“罷了,想辦法解救人質要緊,無關緊要的人,隨他去?!?/p>

紀學鋒一閃身進了住院部,直奔電梯,按下電梯,直達六樓,來到那間病房外。

病房的走廊上,探出不少看熱鬧的腦袋,有醫生護士站在那間病房外,還有一些消防人員、警察,探頭探腦,左右踱步,卻是沒有辦法。

“什么情況?”紀學鋒稍微喘息了一口氣,氣定神閑地走過去,向那些醫生護士問了一句。

那些醫生、護士看了一眼紀學鋒,他既不是警察,也不是消防人員,那些警察、消防救護人員更是沒空的搭理紀學鋒這么一個“閑雜人等”。

等他靠近那間病房的時候,有警察指著他,“對不起,警察辦案,先生,請你退到安全區,不要妨礙公務?!?/p>

紀學鋒無語,瞥了幾眼這名警察,輕蔑地說:“就這樣守在這兒?等那神經病,將秦柔喉管割破?這就是你們解救人質的辦法?”

“先生,請你退到安全區,請你配合工作?!?/p>

紀學鋒氣得真想一巴掌扇暈這個豬頭警察,“不推開門,怎么解救?”

“患者已經將門從里面反鎖了,一旦我們有任何舉動,指不定他就會做出傷害人質的事?!本旖忉屩?。

紀學鋒表示很無奈,突然,冷不丁地他一個箭步,抬起一腳,踹向那病房的門。

“咔嚓!”

“砰!”

病房門打開了!

“你……你……先生……”

警察蒙圈了,但是,紀學鋒已經疾步沖進了病房內。

那些警察剛想沖進去將紀學鋒拽出來,卻是被紀學鋒嚴厲地喝了一聲:“站住,別動!你們都別進來,這里交給我!”

警察、消防救護人員一個一個對視一眼,臉上寫著一個大大“?”,那表情似乎都在疑惑,他是誰???

一律表示搖頭,但事關解救人質,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只好老老實實站在病房,伸長脖子,望著病房內。

站在窗戶陽臺上的患者一聽見響動,情緒立即很激動,將消防斧更是抵在秦柔的脖子上,轉過臉,看向病房內,一看見紀學鋒,怒吼著,“你……你是誰?你想干什么?你別過來!”

絕望的秦柔,一眼看見紀學鋒,仿佛在十八層地獄,一下子看到了如來佛祖,“紀……”,她剛想驚喜的叫喊一聲,但被那患者緊緊勒住,說不上話來。

紀學鋒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樣子,滿臉堆笑,“別激動,千萬別沖動,沖動是魔鬼,我是來送你上西天的?!?/p>

不僅患者,就連秦柔,都傻眼了,什么意思?

“你……你什么意思?”患者被紀學鋒這一句模棱兩可的話給整懵了。

紀學鋒緩緩放下手,上下微微地做出冷靜的手勢,“你不是想自殺嗎?對生活失去信心嗎?放棄治療嗎?可你知道,死后是上天堂,還是地獄呢?”

“我……我……這我哪知道,反正老子就是活膩了,不想活了?!?/p>

“嘖嘖嘖,那就非??上Я?,我去過天堂,也去過地獄!”紀學鋒慢悠悠地說,語音語調,輕柔溫和,絲毫不站在患者的對立面,“你想啊,要是你死了,下了地獄,還是和現在一樣的狀況,生與死有區別嗎?不過,要是去了天堂,就完全不一樣了……”

紀學鋒差點自己都信了,但為了解救秦柔,他不得不這樣說。

患者被他這不按套路出牌搞暈了,而且,紀學鋒又不是穿著警察制服,也不是消防救護人員的穿著,就是這么一個穿著很普通的年輕人,他哪里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不是一上來,就勸他放了護士秦柔,“天堂是怎么樣的?地獄是怎樣的?”

紀學鋒愣了一下,淡定地說:“這個地獄嘛,比人間更疾苦,不僅是黑白,而且還有十八層地獄,森羅萬象,尤其是對那些做過惡事的人,更是各種殘酷的刑法,比方說,下刀山火海,下油鍋滾煮、挖掉眼睛、割掉舌頭等等,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然后,紀學鋒描述這些,聲情并茂,淋漓盡致地演繹,渲染那種恐怖的畫面。

患者聽得一陣毛骨悚然,情緒稍許穩定了一點,“這些……你……你怎么知道的?”

紀學鋒翻起白眼,陰惻惻的冷笑了幾下,陰森森地說:“因為我剛從十八層地獄回來!”

患者更是駭然,疑惑地看向紀學鋒。

可能這位患者也是病得太久,也病得不輕,或許他也是恐懼死亡的,所以,當紀學鋒描述這些的時候,他鎮靜了不少。

“如果你想死后,下地獄,你就把這位護士喉嚨割破,殺了她,你再跳樓自殺,去接受地獄的懲罰吧!”

秦柔瞳孔放大,完全被紀學鋒這番話說得絕望了,拜托,大鍋,你到底是來救我的,還是來殺我的?怎么感覺你不是送他上西天,是送我上西天呢?

住院部樓下。

“林隊,不對啊,六樓那間病房里,好像有一個人?!笔譄o策的警察,正在冥思苦想解救人質辦法,突然,羅莉抬頭看向病房,映在窗戶邊,有一個人影。

林瑯也是順著羅莉手指的方向看去,“簡直是胡鬧,我不是一再交代,千萬不要破門而入嗎,李坤,你看著下面,維護好現場秩序,千萬不要輕舉妄動,羅莉,你隨我上去?!?/p>

“yes,sir.”羅莉、李坤回應了一聲,羅莉緊跟著林瑯上樓去了。

相關推薦:大師,請收下我的膝蓋北斗鄉關星河極品贅婿某某宿主小心,前方高能三線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