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壯士,干了這碗雞湯->章節

第0049章 憐香惜玉(求投資求收藏)

熱門推薦: 殺手醫生都市行 超級兵王 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 無賴天尊 啟示之刃 重生之黑暗紀元 超級大中華 全職國醫 飼養全人類 隱婚萌妻寵上癮

回到城中村民建出租房,已經是晚上十點。

系統加身,似乎也不是身穿黃馬褂,一路綠燈,人生像開掛。

紀學鋒拖著些許疲憊,有一種感觸,完全就是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

起床不是為了應付今天的時間;而是必須做到今天要比昨天活得更精彩!

不能后退的時候,不再彷徨的時候,永遠向前,路,一直都在。

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生存方式和生活道路,要想改變一些事情,首先得把自己給找回來。就算沒有人為我們鼓掌,也要學會自我欣賞。

習慣性地在腦海里,勾勒一些心靈雞湯。

這已經逐漸成為了紀學鋒的日常。

租的房子是沒有電梯的,而且更狗的是他住在這棟民建房的最高一層:八樓。

若不是每年如一日地上下樓爬習慣了,從一樓爬到八樓,還得氣喘如牛。

每一種生活方式,只要習慣了,就能適應。

或許,紀學鋒是咸魚太久了,佛系習慣了。

最近才稍許改變,仿佛自己搬了一個地球,與時間賽跑一樣。

要知道,在深市,拼搏的人,奮斗的人,多了去了。

沒有理想,何必深市?

越無能的人越喜歡強調自己的努力,沒有誰的生活是容易的。

見過凌晨努力加班至深夜,第二天仍要早起上課,說身體重要,誰不知道呢?但所有的選擇和努力都是為了自己。

紀學鋒自己都感到可笑,怎么回事?今晚一個勁地給自己灌雞湯。

慵懶太久的咸魚日子,終究將會結束,這僅僅才是開始……

走到八樓,映入紀學鋒眼簾的一幕,讓他目瞪口呆。

只見八樓走廊里,角落里躺著一個人,那熟悉的身影,映著走廊里昏暗的燈光。

那張清秀天使般的臉龐,讓紀學鋒有犯罪沖動的臉蛋,顯得無比蒼白。

地上是一些吐的污穢之物,整個走廊上,吐了不少。

“覃琳、覃琳……”

紀學鋒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一把攙扶起覃琳坐起身。

叫喊了幾聲毫無回應,他顫抖地伸手在覃琳鼻翼邊試探了一下,心中懸著的石頭落地。

只是昏過去了,并無生命危險。

他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將覃琳抱回自己的房間里,讓她休息一會兒。

為了避免說不清道不明的誤會,他從旁邊地上撿起覃琳的包包,翻找了一下,找到了覃琳房間的鑰匙,打開了租房門。

然后,抱起覃琳,走進她的屋子里。

一股特有的芳香撲面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這種馨香,正是抱著的覃琳身上所散發的。

干凈整潔的房間,看來,覃琳是非常愛干凈的。

她怎么會又吐又暈了過去呢?

紀學鋒也來不及多想,抱著覃琳,將她吐在衣服上的污穢物稍許清理了一下,將她平躺在床上。

畢竟是男女有別,況且他和覃琳也還沒有進一步發展。

所以,他仍是保持一定的理智與距離,乘人之危,并非君子所為。

盡管紀學鋒也不以君子自居,但是,這是做人最起碼的道德底線。

他也不會以圣母標榜自己,打心眼里,他是喜歡覃琳,這么漂亮的姑娘,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都會喜歡。

因此,對于這份喜歡,或許也僅僅是最淺層次的,是癡迷于覃琳的那一副姣好的皮囊,并沒有多少深入的了解。

喜歡一個人,始于顏值,陷于才華,忠于人品,癡于肉體,迷于聲音,醉于深情。

抑或,現如今,他對覃琳僅僅是因為顏值。

他取了覃琳的毛巾,燒了些熱水,將毛巾丟在熱水里,溫熱之后,取出毛巾,疊成長條形。

走到覃琳的床邊,用毛巾熱敷在她的額頭。

可能是覃琳太累了,加上之前割腕自殺,失血過多,身子還沒完全調理過來,尚未痊愈。

而覃琳也說了,要盡快去找工作,掙錢還債。

今天想必是她出去奔波,加之天氣悶熱,身體虛弱的她,勞累過度,于是,回到租房門外,吐了,然后還昏了過去。

紀學鋒無微不至地守候在覃琳的房間里,默默地坐在床沿邊,不時試探一下她會不會身子發燒什么的。

覃琳呵覃琳,真不知上輩子是不是欠你的?

之前,我們隔壁鄰居住了這么久,從未有任何交集,偏偏我得到了心靈雞湯系統,我們的故事就接二連三地開始了……

紀學鋒最喜歡看著安詳熟睡的以及梨渦淺笑的覃琳,安詳熟睡中的她,像一個孩子,讓人心生憐憫;笑起來的她,像凌寒獨自開的臘梅,令人癡醉。

此時,守護著覃琳,思緒也是萬千,腦海中又是浮現了在出租車上,出租車司機所說的。

“他們是百葉門的!”

出租車司機平淡地回答了紀學鋒他們的疑問。

“百葉門?是什么?搞門的公司?”江葉疑惑地追問。

“呵呵,當然不是,而是一個傳承已久的古老家族,其產業極其龐大,勢力更是政、商界都有他們的人,位居高官要職,行業精英領袖……”

紀學鋒咀嚼道:“百葉門!也就是說,那個戴著大金扳戒指的,是百葉門子孫?”

“百葉門是方氏祖先創立的,傳承至今,據說已經有幾百年了??胺Q與羅斯柴爾德家族不相上下?!?/p>

什么百葉門,紀學鋒倒是沒有聽過,至于羅斯柴爾德財閥家族,那可是舉世聞名,耳熟能詳。

要是百葉門真有羅斯柴爾德家族那么勢力龐大,怎么會一無所知呢?

他沒有追問出租車司機。

出租車司機感嘆地說:“可惜,在我們國內,富不過三代,是一個永遠無法打破的詛咒,即使百葉門傳承了n代,終究到了少主方旭這一代,怕是要毀了?!?/p>

“方旭?”

“就是剛才酒吧追出來,那個大光頭,他就是百葉門少主方旭。雖然傳言,他是百葉門方氏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但是,百葉門掌門方世宏并沒有要讓他繼承的意思……”

“師傅,你是如何知曉這些的?”紀學鋒聽起來,總有些懸乎,于是,打斷了出租車司機,追問道。

“哥們,咱們開出租車的,什么三教九流的人不遇到?這些關于百葉門的事啊,都是平時一些乘客閑談聽來的,包括認識那個百葉門少主方旭,都是一些乘客說的……”

相關推薦:大師,請收下我的膝蓋北斗鄉關星河極品贅婿某某宿主小心,前方高能三線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