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壯士,干了這碗雞湯->章節

第0072章 情不知所起(求收藏投資)

熱門推薦: 殺手醫生都市行 超級兵王 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 無賴天尊 啟示之刃 重生之黑暗紀元 超級大中華 全職國醫 飼養全人類 隱婚萌妻寵上癮

這……怎么又是一個往懷里鉆呢?是不是下一步還要一個么么噠???

紀學鋒也很無奈啊,僵硬的身子,盡管這個時候,不該去想關于荷爾蒙、腎上腺素、雄性激素等體液分泌的事,關鍵是本能反應。

能克制得住理智,但是不能控制得了原始的欲望。

這么一個嬌滴滴、活色生香的妹子鉆進自己的懷里,要是完全沒有一丁點反應,要么是太監,要么是娘炮,那還算是男人么?

他仿佛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不管怎么說,自己也是單身這么多年了。

春天到了,萬物復蘇,又該是到了交配的季節……

不過,人之所以稱之為人,是有自制力,有理智的高等動物,是理性與感性交織的,在關鍵的時候,還是能夠通過下丘腦控制交感神經的。

他輕輕地抬起手,拍了拍覃琳的肩膀,溫聲安慰道:“沒事了,別怕,我在呢!”

覃琳啜泣著,一雙梨花帶雨的眼睛,凝視著紀學鋒,“學鋒,謝謝你,你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你陪在我身邊,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了!”

紀學鋒深舒一口氣,微微一笑,“謝什么呢,舉手之勞。對了,那誰,他怎么來了?”

“他叫田悅,是我的前男友,我真是眼瞎,沒有想到,他是這么齷齪的人。我已經這般田地了,他不幫我,棄我而去也就算了,竟然還……還想霸占我的身體……嚶嚶嗚嗚……”

說著、說著,覃琳又是哽咽起來。

紀學鋒最看不得女人哭,女人一哭,他心就碎了,凌亂的心,不知所措。

“別哭了,我保證,以后絕不讓他再欺負你!”他有些口不擇言地承諾著,“他是如何進來的呢?不是需要門禁卡之類的么?”

要說深市的城中村民建房,雖然不如高檔小區那樣,有保安、有崗亭值守,維持小區的治安問題。

但是,這些城中村民建房每一棟樓相對而言,也是封閉式的,但凡進入樓層,也是需要門禁卡。

當然,這種所謂的門禁卡,對于治安作用也是幾乎忽略不計的,反正這么多人住在一棟樓,誰也不認識誰,要是有歹人想進入樓層作案,只要別人打開門的時候,跟著進去,別人也不會懷疑。最多當做是本棟樓的租客。

不過,紀學鋒這樣問,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就算田悅跟著別的人,通過了門禁這一關,但到了八樓,也是進不了覃琳的屋子才對,至少沒有鑰匙,他是進不來的。

“之前我給他配了鑰匙,有時,為了方便他來我這兒一起做飯吃飯……”

覃琳直言不諱,“和他分手后,我也一直在找工作,沒有時間換鎖,今天他不知發什么羊癲瘋,進來就想強暴我……”

原來如此!

紀學鋒算是明白了,這樣對覃琳來說,的確是太不安全了,“這樣不行,一會我去買鎖,給你把門鎖換了?!?/p>

他咸魚是咸魚,但是,論動手能力,像什么居家修理,什么電路、安裝水龍頭、拆裝門鎖、修電腦之類,那可是行家。

家里也備了不少的工具,什么扳手、螺絲刀、鐵絲鉗、羊角錘……但凡用得著的居家工具,紀學鋒都備有。

“學鋒,真是太謝謝你了!”

覃琳很是客氣地表示感謝。

紀學鋒笑呵呵,似乎兩人都意識到,他們的關系,還沒有發展到這么相互依偎,摟在懷里說話的地步。

紅著臉,稍許向后挪了挪身子,低垂下了頭。

“你還沒吃飯吧?”

紀學鋒看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到了飯點,沉默了一會,率先打破了沉默。

覃琳一雙美眸凝望向紀學鋒,搖了搖頭,“還沒,我也是剛去找工作,回來一小會,就遇上田悅那個人渣……”

“那我們去吃飯吧!”

紀學鋒算是第一次主動邀請覃琳一起吃飯,似乎每一對情侶拍拖的經典范式:吃飯、看電影、逛街……

對于紀學鋒而言,也還沒有摸索出什么更有用的套路,那就先從約覃琳吃飯開始吧!

還以為覃琳會拒絕,誰知,覃琳嫣然一笑,仰起頭,嬌嗔地說:“好啊,那我們吃什么?”

紀學鋒望著這一張美得驚艷的臉蛋,真想湊上去親一口,猶豫了一下,“我們去海底撈吃火鍋吧?”

海底撈,知名餐飲連鎖火鍋品牌,以其顧客至上、服務至上為宗旨,環境幽雅,對于情侶約會、朋友聚會,都是不二之選。

咸魚鋒可從來沒去過,作為單身狗的他,才不會故意去找狗糧吃。

有人說,吃得糧中糧方為狗中王。

但咸魚鋒不想成為狗中王,只想找個妹子,讓左手or右手解放。

用手一時爽,但不會一直用手一直爽。

“五姑娘”雖然稱之為“姑娘”,但妹子解決的問題,是“五姑娘”不能相媲美的。

所以,類似于海底撈這樣專門撒狗糧的地方,咸魚鋒還是敬而遠之。

但現在不一樣,和覃琳去海底撈吃火鍋,應該是能撒狗糧的吧?

一雙雙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但也只能眼睜睜的吃狗糧干瞪眼。

“也好!那走吧,被你一說,我都餓了!”覃琳恬然笑了。

梨渦淺笑,迷人至極。

覃琳只適合笑,笑起來真好看,真甜。

紀學鋒如是說。

兩人從城中村民建出租房出來,已經是傍晚時分。

即使在城中村民建出租房不遠,也有一家海底撈分店。

因為大體上來說,海底撈倒也不是什么高端餐飲,服務好,價格也實惠,算是大眾平民價格。

城中村的小巷子,有些昏暗,斑駁的墻體,黑白的世界,更是讓這一帶的民建租房顯得有些破敗。

這樣的環境,就好像貧民窟一樣,或者說,住在這里的人,大多數都會被人打上“打工者”的標簽。

雖然打工不分貴賤,但是在物欲橫流中,早已被分為了三六九等。

走在這樣昏暗的巷道,紀學鋒、覃琳并肩而行,畢竟初識不久,所以,話題相對少一些,默默地走在巷道,但也不會顯得尷尬。

那種感覺就像是早已經熟絡的老朋友,無需多言,勝過千言萬語……

相關推薦:大師,請收下我的膝蓋北斗鄉關星河極品贅婿某某宿主小心,前方高能三線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